从微博超话到各大音乐排行榜,饭圈寻找优质娱乐榜单

发布时间:2020-08-03 聚合阅读:
原标题:从微博超话到各大音乐排行榜,饭圈寻找优质娱乐榜单在饭圈“数据热”退去之后,更理智的粉丝正在更优质的榜单。他们希望这一类榜单能具有公信力,也有合理有效的打...

原标题:从微博超话到各大音乐排行榜,饭圈寻找优质娱乐榜单

在饭圈“数据热”退去之后,更理智的粉丝正在更优质的榜单。他们希望这一类榜单能具有公信力,也有合理有效的打榜规则。而行业内出现的一批新榜单也正在为了满足粉丝的这一新需求探索。

作者 | 张炜铖

2018年“偶像元年”以来,“饭圈”这一圈层得到了爆炸式的增长。各类榜单随着粉丝们的需求应运而生。粉丝需要榜单来证明偶像的商业价值和社会影响力,也需要打榜从而和偶像产生情感上的连接与实际上的互动。

在这些榜单中,有着微博超话榜单、各大音乐排行榜等原来就运营良好的榜单,随着粉丝总数的增加而使得竞争更加激烈;也有一些被粉丝们称为“野榜”的小榜单,这一类榜单通常运营方都是小型公司,通过许诺广宣资源比如大屏和广告牌来吸引粉丝打榜,但是其公信力和真实度都有限。

随着饭圈的逐渐成熟,粉丝们逐渐能够识别并摒弃了“野榜”,他们不再盲目地为每一个榜单都付出精力,转而希望能将力量集中在几个较为权威的榜单上。而传统榜单的打榜模式所依赖的指标是单一的,也换不来粉丝们能够直接感受到的成效,这十分磋磨粉丝们的打榜积极性。

对于优质榜单的寻求成为了饭圈的普遍愿望,他们希望榜单能在内容和形式上都符合他们的心意——既排名科学、有公信力、受行业认可又不需要粉丝耗费过多的精力。这样的榜单需要掌握一种平衡,使粉丝的行为能够一定程度上影响榜单的排名,又不能完全由比拼哪家粉丝“爆肝”或者“氪金”能力强来决定。

优质娱乐榜单在哪里?在饭圈需求转型的现在,这不只是粉丝们正在探索的问题,也是行业需要思考的方向。

01 | 冷静下来的数据女工

在2018年夏天诞生的不止有偶像,还有一个新名词——数据女工。这是指为了偶像的互联网数据不断付出努力的粉丝们。在偶像们还没有来得及产出自己作品的时候,只有粉丝数据能够最直接地证明他们的价值。选秀的余温尚未过去,因此粉丝们做数据的热情格外高涨,只要有排名的地方,他们就要确保自己的偶像在理想的位次。

战场最惨烈的地方在微博明星势力榜。对于粉丝来说,微博是最大的社交社区,其榜单也一定够权威够重要。刚刚出道的艺人被划进新星榜里参与排名,只有月榜前三名才能进入内地榜、港台榜等相应榜单,这一操作被称作搬家。

因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几乎同时创造了大量的人气偶像,搬家的名额相比起来格外有限,每个月提出搬家的粉丝团体都会进行激烈的斗争。粉丝们筹款了数百万元用来购买两元一朵的鲜花送出以提高榜单上的爱慕值,为了提高互动量数值,粉丝们还要购买并运营大量的小号来为偶像发的微博进行转赞评。

数据热的巅峰体现在2019年7月21日蔡徐坤粉丝与周杰伦粉丝抢占超话社区榜单第一名事件上,起因是有人在豆瓣发问为什么周杰伦的数据这么差?粉丝们对于数据的迷信和狂热最终因为周杰伦的登顶被浇下一盆冷水,大量粉丝开始反思,是不是所有数据都重要?榜单排名是为了什么?

2019年7月22日,新浪微博因为明星势力榜问题被约谈,消费者投诉明星势力榜存在退花不退款、拖延退款等行为。在此之后,明星势力榜多次修改规则,使每一个用户对明星发布的每条内容的重复互动只记一次,每个用户每天对单条微博的阅读只计一个阅读人数,鲜花作为会员福利发放不再做单独售卖。做数据这一重复劳动对于榜单的作用力越来越小,明星势力榜也由此逐渐降温。

另一个使榜单们降温的因素是这一批偶像艺人都开始陆续有了自己的作品和商务活动,粉丝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支持偶像们的音乐、影视或者代言上。一名粉丝数据站的站长哈宝告诉三声:“你会发现榜单大多都是虚的,真正能拉开差距的还是电子专辑卖了多少,杂志卖了多少,大家统计时一般也是按销量直接排名。”

这一点从明星数据站的转型也可见一斑。以蔡徐坤数据站为例,在2018年时,他们会参加“铛铛社交”“为偶像打榜”等名不见经传的榜单的打榜,后者甚至只是一个微信小程序。“最开始我们都很盲目的,看到有钱或者有广告屏幕就上了,但现在觉得参加小榜单的竞争会给艺人掉价。”哈宝说。到现在,蔡徐坤数据站基本只组织粉丝参加节目组或者品牌方组织的打榜活动,每天颁布的粉丝任务也由原来的每日十几条到现在的四五条左右。

02 | 寻求优质娱乐榜单

在哈宝看来,好的榜单仍旧有较大的生存空间。“销量排名这些东西毕竟都是粉丝私下统计的,当你拿到台面上说时,还是需要有一个较为权威的榜单。”另外,榜单一般会为粉丝们提供一些福利,这也是饭圈所需要的。

小的榜单已经被抛弃,粉丝们首先是转向依附于大平台的一些榜单。虽然微博势力榜和超话排行榜热度已经下降,但它仍然是粉丝们心中最重要的榜单之一。新出道的艺人仍旧会首要考虑搬家这一问题。去年出道的时代少年团,其粉丝后援会在出道后也为了能够最早搬家争抢过。

腾讯doki和爱奇艺泡泡圈等视频平台的附属社区也有榜单,但这些榜单通常只在偶像剧综在相应的平台播出时被粉丝视为重要。而且这一类榜单的参与感比较弱,整个社区还是以明星空降等互动为主,粉丝们不需要在上面过多地做数据。

哈宝参与过和泡泡圈的对接,“我们对泡泡圈的评价是很好的,因为确实可以邀请到偶像本人,也感觉如果泡泡圈的数据好,平台会更加重视我们偶像一点。”但是她也承认,粉丝很少会真正地使用泡泡圈,“上面的内容其实微博上都有。”

QQ音乐在10.0版本上线了扑通社区这一功能,它在内容上更受粉丝的青睐,其微博+豆瓣小组的形式也是粉丝们相当熟悉的,所以可以很快融入这一社区。并且它吸取了长视频平台社区的一些优点,比如加入了明星空降的活动。但是它和榜单功能是分隔开的。粉丝们会耗费很长的时间在QQ音乐上刷榜,却未必会加入扑通社区。

QQ音乐榜单对于粉丝来说是极其强势的。在哈宝看来,这是现在公信力最强也是最有用的榜单。只要偶像发行的音乐作品在榜单上位于高位,就会吸引更多路人去听,从而实现粉丝们梦寐以求的出圈。但是粉丝们能在上面做的努力是有限的。“有的时候刷榜会刷到绝望,这种大的榜单,最终还是要看路人喜好度。”哈宝说。

03 | 榜单+社区的娱乐新玩法

粉丝们需要新的产品来满足对于优质娱乐榜单的需求。在这样较为挑剔的要求下,有一些榜单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得了粉丝的充分信赖,比如因为频频被引用而被粉丝们认为业内认可度极高的寻艺。同时,行业里也不断在做出新的尝试,推出了融入了社区产品让粉丝能在打榜同时发展社交关系的新型榜单,其中的代表就是腾讯新闻星推榜。

在腾讯新闻星推榜上,互动行为与内容消费行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发送爱心、点亮星星、推火箭等操作不仅是粉丝基于社区内内容的互动行为,也能够直接助力榜单排名。

粉丝们的互动不是单调地为了某几个数值机械操作,还穿插有各式任务和答题环节,在保持功能性的同时增加了趣味性,让互动变得更加有趣且多样化。对于答题环节里题目答案的讨论也经常在星推榜里火热进行,这些交流使得粉丝们之间的互动也不断加深,增加了他们在星推榜进行深度社交的可能性。

而且星推榜的受益不是潜在的需要粉丝们去摸索逐渐认知的,而是非常实际的。小风是一家已经入驻星推榜的官方后援会的管理,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星推榜所给出的资源奖励她看来是整合性的。对于粉丝来说,不仅有实在的成长金、大屏、活动门票,更重要的是,还可以为他们所喜爱的艺人带来实际的资源和荣誉,比如说获得2019年腾讯娱乐白皮书盛典奖项的机会。对于饭圈来说,能够切实地感受到偶像本人因自己的努力而收获更高的认可这种体验是相对稀有的。粉丝们在获得实际利益的同时,也获得了强烈的成就感。

做公益这一需求对于粉丝们来说也越来越重要。星推榜可以帮助他们直接对接到公益资源,同时也有公益基金的奖励。由于腾讯新闻是资讯平台,星推榜能够快速地就社会综合话题做出反应,也使得粉丝们可以结合时事助力公益。在疫情期间,星推榜就上线了“为武汉加油”、“口罩行动”等活动,待疫情有所缓解,又相应地举行了“武大赏樱慢直播”。

而就腾讯新闻整个平台而言,星推榜这一榜单的开发也为平台完善了娱乐内容消费的链条。用户在获取娱乐资讯之后,可以直接在星推榜参与互动加入社区,进一步获取娱乐内容,还可以通过互动的方式,为自己所喜爱的艺人贡献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过去的一年里,星推榜取得了良好的市场成效。一共有近5000万人使用过星推榜,近100家明星官方后援会入驻。在内容上,星推榜内原创贴达1.1亿条,为粉丝创造了巨大的内容消费空间,其衡量互动量的数据热推值达到了1910亿。

作为一个新生的榜单,腾讯新闻星推榜的互动规则和结构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可以与腾讯视频、QQ音乐合作,将作品的维度引入榜单中,使偶像的作品在公众面前得到更好的呈现。如何把握粉丝们的真正需求从而决定未来走向,依旧是星推榜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一类榜单能否改变饭圈的文化生态也值得期待。新形式的榜单必然会带来不同的内容消费模式,粉丝们也会以更理性的态度看待各种榜单。新榜单势必会成为饭圈转型的催化剂。